研发业务调整 西安酷派协商解聘部分员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20 09:42

摘要

【研发业务调整 西安酷派协商解聘部分员工】继业绩巨亏、高层换血、集团估值被机构砍去85%后,酷派集团(02369,HK)再次因传出“裁员”风波引发关注。11月16日,西安酷派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报料称:“11月14日那天,深圳总部酷派集团的HR来到西安酷派,要求对研发人员进行裁员。15日早上,HR开始找员工们逐个谈话,协商员工遣散补偿条件。仅16日,就有大部分酷派员工已经离开。”(每日经济新闻)

  继业绩巨亏、高层换血、集团估值被机构砍去85%后,酷派集团(02369,HK)再次因传出“裁员”风波引发关注。11月16日,西安酷派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酷派)的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报料称:“11月14日那天,深圳总部酷派集团的HR来到西安酷派,要求对研发人员进行裁员。15日早上,HR开始找员工们逐个谈话,协商员工遣散补偿条件。仅16日,就有大部分酷派员工已经离开。”

  对此,酷派集团深圳总部的品牌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人力的同事说,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大的裁员,更多的是由于我们公司业务调整,我们对研发同事组织进行了岗位的调整。”

  今年以来的频繁人员变动也侧面反映出酷派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继2016年巨亏42亿港元后,8月15日,酷派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而三大运营商的相关负责人均对记者表示,“已很少和酷派合作。”

  西安业务继续保留

  据西安酷派一名员工透露,西安酷派早在9月15日便提出了裁员,但9月16日又突然终止此举。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酷派今年第一次被曝出裁员。据不完全统计,今年5月及8月,酷派的老员工、260名左右已签约的应届毕业生以及上千人的营销人员接连被酷派“优化”。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西安酷派于2007年11月在西安注册成立,并于2011年入驻酷派3G科技产业园内,业务范围包括移动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多媒体软件开发、销售自行开发的技术成果。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集团目前在全球共拥有七大研发中心,已形成以深圳总部为核心,东莞、西安、北京、合肥、南京、美国等为支撑的研发基地布局。其中,西安酷派即西安研发中心负责中亚产品研发。

  11月1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市高新区唐延南路8号的西安酷派所在地,对裁员一事进行求证。公司前台工作人员回应称:“不清楚,我们这边暂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当记者提出想求证西安酷派的相关领导时,却遭到对方委婉拒绝。

  虽然上述前台工作人员表示并未收到裁员等消息,但记者从西安酷派工作人员手中拿到的一份附有员工签字的《调解申请书》却围绕本次遣散后期赔偿等问题,提出了4条调节诉求。不仅如此,西安酷派的员工同时还将解散后期赔偿等诉求,反映至西安高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为了进一步调查裁员事件的真相,11月17日上午,记者又来到西安高新区劳动局监察大队。西安高新区劳动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一个员工过来立案,仅仅是咨询。而且鉴于涉及的人员人数比较多,我们前期也介入了。”

  对方进一步表示,西安酷派已经和员工做了大量调节工作,该部门只是单加了一个对话平台供他们沟通,仅此而已。而当记者询问“裁员”情况是否属实时,西安高新区劳动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却对此坚决否认,并解释称:“法律部门对裁员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目前,无论是从员工个人反映的情况,还是管理部门的情况,没有走裁员程序。最多是业务撤退,放弃了部分业务,原来本来要关停,关停的话更多属于一个协商。西安酷派一直在做的就是和员工协商。”

  随后,记者又通过对西安酷派员工、西安高新区劳动监察大队等进行采访。二者均表示,目前大部分员工已经协商完毕,并签订了相关的解聘合同。

  对于上述情形,上述酷派集团品牌部的工作人员解释称,“在西安除了研发人员进行业务调整之外,其他岗位的(员工)是没有任何变化的,西安业务我们是继续保留在做的。”

  公司进行战略调整

  酷派集团在自救的道路上,对自身业务不断调整,员工的去留也随之受到影响。

  “酷派以前更多是做机海战略,主要是和运营商合作的低端机,蒋总(蒋超)进来后,我们转型做精品手机和AI人工智能。”前述酷派集团品牌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关于此次西安酷派员工解聘,上述工作人员进一步解释称:“人力的同事说,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大的裁员,更多的是由于我们公司业务调整,我们对研发同事组织进行了岗位的调整。之前走机海我们是铺设了很多的研发人员,之后在低端机方面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研发人员,所以HR是联系了那边的研发人员给他们进行调岗。”

  对于西安酷派员工的后期安排,上述工作人员回应称:“我们战略调整之后,接下来有做精品手机的,有做基建的,也有做AI人工智能的。我们有好几个研发中心,在西安在深圳在南京在美国,之后这些研发中心分配哪一块业务,是下一步公司要调整的。不愿意接受调岗也不愿意去合作伙伴那里的(酷派员工),我们是给N+1的经济补偿的。N是在公司的工龄。”

  事实上,不仅酷派的西安研发中心,酷派集团总部员工亦因各种原因而“优化”。一位上个月被酷派“优化”的离职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并不是因为个人原因离职,而是因为“公司调整不需要这么多人了。”

  除了老员工未能幸免,应届生也被酷派解约。今年5月,一则酷派集团解约300余名应届毕业生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随后不久,酷派官方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去年全年酷派签约应届毕业生260人左右,而且也并非全部解约,一些符合海外市场职位的人员将被保留。”

  财务状况捉襟见肘

  一系列人员变动风波背后,也侧面反应出酷派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

  继2016年巨亏42亿港元后,8月15日,酷派集团公告显示,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收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有意思的是,记者看到,在西安酷派的办公楼墙上仍挂着其前任CEO刘江峰描绘的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国内市场来看,华为、OPPO、vivo、金立等手机厂商已经占据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手机行业的竞争格局短期内很难改变。对如今的酷派来说,其最大的问题在于,公司还有没有资金用于开拓手机业务。如果酷派的资金问题能够解决,那它还是有机会的。

  事实上,面临多重挑战的酷派也在积极展开自救,即盘活百亿土地资源以及猛攻美国手机市场。10月中旬,接手酷派手机业务的集团常务副总裁兼国际总裁杜金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酷派的最新境况,从今年9月份开始,资金不再是困扰酷派的大问题,同时酷派也在多方面接触各路投资方。

  对于外界质疑的“酷派要改行做房地产、中国区不干了、要垮了”说法,杜金彪直接进行了否认。“我们做了20多年手机业务,怎么可能放弃。我们坚决不会放弃国内市场,在这耕耘了那么多年,还会做下去。未来酷派在国内市场会更聚焦,聚焦精品手机,聚焦运营商。”

  虽然杜金彪对酷派的前景充满信心,但最新发生的“裁员”风波无疑让外界对酷派的真实情况存在质疑。

  11月初,记者在走访深圳华强北商圈也发现,酷派的境况并不如想象中美好。3个月前还在华强北正常营业的酷派专卖店如今已变成了服装店。该店对面的国美电器手机卖场的展柜中已没有酷派手机。不仅如此,此前靠运营商补贴赚得盆满钵满的酷派如今也失去了这座大靠山。三大运营商的相关负责人均对记者表示,“已很少和酷派合作。”

(原标题:研发业务调整 西安酷派协商解聘部分员工)

(责任编辑:DF370)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